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凯赛:生物制造无限可能性引爆产业变革

作者:未知

  “纵观全球,今年生物技术产业的大环境并不乐观。”时隔一年再次见到凯赛生物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刘修才博士,他首先坦率地抛出了当前生物技术产业发展环境面临的瓶颈问题。
  带领研发团队发明了用“生物制造”方法,生产功能卓越的生物基聚酰胺,并全面主导了生物基聚酰胺在纤维、纺织和工程塑料等多个领域的应用开发和产业化――身为生物制造领域的开拓者,在刘修才博士看来,不利的大环境归根结底在成本因素的影响,而成本问题的核心则在于技术难关的阻滞。
  但刘博士显然并没有因此失去信心,“生物法的多样性会令产品应用面不断拓宽,这样就可以实现成本的降低。成本就是硬道理。”
  在降低成本的基�A上,不断增加生物制造产品的各类功能性,这也是凯赛一直以来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并成为标杆案例的原因。
  传统化纤生产原料主要为石化原料,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石油能源大约将在40~60年内耗尽。在终端需求及原料压力都日趋严峻的背景下,低碳经济“争夺战”已在全球悄然打响。而在这其中,生物技术制造成为了备受瞩目的焦点。
  作为生物制造产业开拓者的凯赛生物产业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全球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利用生物技术大规模实施生物基戊二胺、生物基聚酰胺、长链二元酸、生物丁醇等多项革命性产业化技术的企业。
  凯赛生物专注于自主开发经济上可行的工业生物技术解决方案,并通过工业生物技术产业化制造新型生物材料,以替代此前只能通过化学途径获得的或者化学法无法生产的特种化学材料,且性能更优。凯赛生物目前在中国设有1家研发中心和2个生产基地。研发中心位于上海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是最早一批进驻张江的高科技研发机构之一。
  地毯市场:“纺织新兵”的漂亮仗
  对于传统制造业来说,生物法是一个新兴技术领域。刘博士也一直谦逊地表示,对于纺织行业来说,凯赛还是一名“新兵”。
  一直以来,凯赛的业务呈快速增长态势,企业竞争力获得行业内很高的关注度和认可。但是刘修才博士的目标不是只做一两件产品挣钱,也并不想走得太快,而是希望凯赛能够在一个行业一个领域里真正站住脚。这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推广过程,更需要有效的突破口打开市场的认知度。
  由于凯赛拥有独立的技术研发体系,所有技术绝对保密,在保护技术知识产权的同时,也会产生令行业不足够了解企业、对企业持保留态度的情况,这也为凯赛在行业内打开局面造成了一定的挑战。
  在地毯纤维行业的全面铺开,成为了凯赛的第一场胜仗:“这一年来,我们首先在地毯行业里取得了一些不错的进展。”刘博士说道。
  由于尼龙66在地毯行业里应用广泛,而凯赛产品的优越功能性克服了以往生产过程中的很多问题,很快就在全球地毯行业里大受欢迎。刘博士认为,凯赛在这一领域里的基础工作做得非常成功,无论从纤维的色牢度、回弹力以及耐磨性等多方面的功能都体现了优秀的产品性能。而在这一领域的成功,证明了凯赛纤维功能性的实力。
  在这个过程里,凯赛与地毯行业龙头企业共同研究产品性能,了解从需求终端对纤维性能的要求。地毯领域的成功“试水”增加了刘博士的信心,相信凯赛产品准备进入下游服装终端应用的时候,在功能性上将具有相当高度的优势。
  目前,国内市场对于特种纤维和高强度纤维的需求度逐渐提升,这一类产品的客户群体需求很稳定,同时固定需求采用高性能产品。像这样需要硬碰硬的产品,凯赛的优势就十分明显,对这一类市场的进入也比较顺利。
  凯赛在生物基聚酰胺系列上开发了很多新的性能,以生物法制造的成本都能实现很大的降低。接下来凯赛还将进入智能电子产品领域,大量向下游应用开发。
  市场空间广阔,每一个具体领域的应用都需要很多研发工作相配合,每一项新工作都需要配合整体商务模式及市场拓展的跟进,具有很多挑战。因此,刘博士在让凯赛保持自身发展速度的同时,对新领域的拓展保持审慎的态度,不盲目加速和扩张。
  “作为一家生物技术企业,纺织行业里还有很多问题等待深入解决,这是我们面临的挑战和压力,也是不能逃避,必须去面对的问题。”刘博士这样说。现阶段国家对于生物制造领域不断给予政策层面的肯定,生物制造也在获得越来越多重视,这也令凯赛在行业内的推进逐渐有了抓手。
  乌苏基地:“一带一路”上的生物制造产业“明珠”
  新疆乌苏生产基地作为凯赛在国内新投资的生产基地,一期总投资超过4亿美元,预计实现年产能50,000吨生物基戊二胺、年产能100,000吨生物基聚酰胺和年产能30,000吨长链二元酸。一期项目基本竣工,目前正在做开车准备。与此同时,凯赛已经开始设计100万吨生物基聚酰胺的二期项目,这一项目预计可实现产值过千亿。
  在“一带一路”倡议推进过程中,一直期待实现真正的高科技项目,而凯赛乌苏生产基地的项目则是具有典型意义的项目――采用中亚农业资源,配合新疆地区的优势能源,有效降低成本――这正是将“一带一路”上资源利用得恰到好处的经典“方程式”。这一项目也获得了当地政府的重视,给予包括政策在内的各方面支持。
  凯赛乌苏项目预计在今年年内实现正常运行,项目建成投产后,将有望成为“一带一路”的经典项目。
  “虽然由于各种原因在推进过程中存在着一些困难,但这个项目的优势也是非常明显的。同时这也是一个能够起到示范和引领作用的项目,无论对于地区还是行业来说都是十分有意义的。”谈到这一项目的重要意义和产业价值,刘博士显露出相当的踌躇满志:“像这样的事就是我一生之中希望能够完成的事情。”   泰纶:优越性能获市场认可,入选中国纤维流行趋势
  今年,凯赛新型生物基聚酰胺泰纶再次入选由中国化学纤维工业协会主办的流行纤维趋势。这是继2017年后泰纶产品连续第2次入选。
  在上半年的2018年中国国际纺织面料及辅料(春夏)博览会期间,凯赛生物与化纤协会联合举办了“源于自然,超越自然”――生物制造产业的开拓者――凯赛生物泰纶产品发布会。
  刘修才博士在发布会上详细介绍了泰纶系列产品的最新情况,并从资源、市场和生物技术多维度诠释了凯赛开发生物基纤维泰纶的意义所在:“凯赛是全球唯一一家,20年专注生物制造这一行业的生物产业公司。凯赛的泰纶生物基聚酰胺系列产品能为纺织下游行业提供产品解决方案,降低对石油基原材料的依赖。以泰纶为原料的纺织品,能将天然棉、麻、丝、毛的天然活性充分呈现,能够彻底解决穿着舒适性和性价比问题。”
  泰纶作为新型的生物基纺织新材料,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天然纤维的活性成分, 其具有亲肤柔软、吸湿良好、低温染色和本质阻然的特点。与传统尼龙面料相比,使用泰纶的材质的面料染色度更深,更鲜艳。泰纶也可与棉、麻、丝等混纺,混纺面料的吸湿性和亲肤性堪比天然材质。凯赛目前已实现了与下游厂商和科研院校在纺丝、混纺纱、半精纺、毛精纺以及男正装、运动装、军装、针织T恤、针织内衣、箱包、地毯等多个领域的开发与应用,市场潜力巨大。
  在发布会专家讨论环节中, 中国工程院院士蒋士成提到“凯赛通过多年的研发,开发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且能够实现大规模工业化的新型聚酰胺泰纶。泰纶产品的优越性能,可替代现在石油基的聚酰胺。这是一个全新的、可再生的、生物科研领域的一个重大的科技成果。”目前80%的合成纤维,都是来源于不可再生的石油基材料,会带来温室效应和资源的枯竭。目前我国已将生物基纤维列为“十三五”纺织、化纤工业发展的重点任务。
  与凯赛有着长期良好合作关系的江苏开利地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夕生表示,“在现有应用过程中,我们发现泰纶在不需要任何固色剂的条件下,能保证色彩的色牢度和饱和度,这大大降低了印染的废水处理,实现无水印花。这是印花在环保上的一个重大突破。泰纶天然的本质阻燃特性很好地为民用印花地毯在消防上的要求提供了解决方案。泰纶在耐磨性和染色鲜艳度上相对于传统尼龙的优势,在方块地毯的应用上有着巨大的发展前景。”
  辽宁银珠化纺集团董事长杜选则认为,以泰纶为原料纺的长丝具有良好的亲肤性,同时泰纶的染色性能也优于传统尼龙。
  “泰纶产品的性能已经获得市场的广泛认可,这就是好产品的硬道理。”刘博士这样说。
  山东生产基地:规划最大规模研发中试基地
  对于生物科技来说,从项目研发到中试再到投入生产应用,每一个阶段都可能要经历三到五年的过程。而一个成功的新产品或者新材料的诞生,可能需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里,中试基地的全流程支持能力就显得至关重要。凯赛生物位于山东济宁新材料园区的长链二元酸生产基地,于2002年实现产业化,目前年产能为40000吨。
  今年,刘博士对山东基地有了新的规划和想法。
  近年来,凯赛致力于将基因工程结合生物制造行业投入应用。目前,凯赛具备一年对50万菌种进行筛选的能力,通常每年会得到10到20个优良菌种,最终实现每年推出一到二个可用菌种的频率。而现在,刘修才博士的目标是准备将这个频率从一年提升至二个月。
  二个月推出一个优秀菌种,并进行产业化应用,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战略布局。从研发试验到应用产出,以往阻滞速度的瓶颈通常出现在中试环节,从研发到可工业化使用还有距离。凯赛要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将原本环节之间的距离实现无缝对接。
  因此,刘博士计划在山东园区建设一万平米的中试基地,得出的试验结果可以直接上生产线。在生物制造领域,这样规模的中试加生产基地是首创的。生产基地将向无人值守的方向努力,高度数控,同时要求所有的参数和分析全部实现自动化。
  刘修才博士相信,对于生物制造行业来说,这个项目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一旦实现从研发到中试再到生产的连续实践,会对整个产业发展起到巨大帮助,对于将来投入行业应用也将极大地提升效率。山东生产基地所在各级政府也对这一项目表示了肯定和支持。
  高科技新材料:“从原理上解决问题”
  “生物制造这个产业要做起来,光说故事是不行的。”刘博士笑着说:“把三件事做好就行:一是把性能做出来,二是把价格降下来,三是要能够上规模。”
  但与此同时,刘博士并不想让企业简单地追求销售额。探索纺织行业,凯赛不想走老路,像以往很多企业那样追求薄利,依靠规模生存。他希望,凯赛能够拥有“合理的利润率”。
  每年相当巨大的研发投入给凯赛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但刘博士坚持认为,凯赛一定要做一家研究性的企业。以聚酰胺56为例,虽然技术突破非常艰难,但凯赛还是要坚持继续做。有信心在纺织行业内将生物纤维做好,并且做出过硬的功能性以及高性价比,就是凯赛现在拥有的实力。而这种硬实力,无疑就是打开市场空间的金钥匙。
  对于纺织行业来说,生物技术制造身为一个新学科还面临着很多技术问题。但刘博士深信:一次技术突破就能够彻底改变一个行业的面貌。任何一个环节的突破,都会带来成本大幅度的下降,都可以促成一个新行业的诞生。
  “以往大家总是盲目去抢概念,还是把技术看得太简单了,技术突破是一个长期的事业,不解决就永远都在那里。生物和基因工程发展速度非常快,把这些技术应用在工业制造上,将会使整个产业结构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刘博士希望凯赛能够一直抓住技术核心的走向,在人才和技术方面都有充分的准备。
  生物制造产业造就新材料的诞生,新材料就需要新标准,而刘博士的目标,就是让凯赛为这个领域�O计标准。“今后全球谁家用,都要拿凯赛的标准。”刘博士有十足的底气,“生物法的标准是完全独立的体系,怎样定义和测定凯赛都具有话语权。我们具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和投入能力。”而作为标准起草单位,将吸引行业下游专家来共同制订标准。一直以来,刘修才博士将凯赛定位在“从原理上解决问题”的企业:一是从制造,二是从功能。因此,凯赛虽然不是搞纺织出身,但却可以从原理上理解很多生产问题,并且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凯赛不急于一直推出新产品,而是致力于不断开发每一个产品的更多功能,把功能性开发出来,并且做扎实。现在,凯赛的产品利润已经让很多客户不需要了解技术原理,而是直接信任产品的前途,而选择使用或者投资。
  在刘博士的视野里,生物技术制造的多样性拥有无限的可能性。而这种无限的可能性既是机遇,而是挑战和责任。
  “有太多技术问题等待我们去解决,需要我们坚持走下去,做下去。这个过程里会有很多未知数,但这也正是有意思的地方。真正做科技其实不是什么悬浮的事,越是高科技,越是脚踏实地。”刘修才一如既往的书生意气,令人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在他带领下的凯赛生物必然能够在生物技术制造领域“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