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颈椎病1例并文献复习

作者: 赵新岗 范 涛

  [关键词] 颈椎增生; 手术治疗   [中图分类号] R681.5+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9701(2010)13-102-01   
  1 临床资料
  患者,女性,45岁,主因间断左手麻木2个月、左侧颈肩部剧烈疼痛2周,于2009年8月19日入院,诊断颈椎间盘突出(C5-6、C6-7)。该患者缘于2个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左手指麻木,呈间断性,未予重视,约于2周前出现左侧颈肩部疼痛,肩关节活动时偶有左上肢放射痛,行颈椎MRI示颈(C5-6、C6-7)椎间盘突出。查体:神清语利,步入病房,查体合作。生命体征平稳。颅神经检查(-);棘突及椎旁无压痛、叩击痛,左手针刺减退,肌力Ⅴ级,肌张力正常,肱二头肌腱反射(±),肱三头肌腱反射存在,桡骨膜反射存在,右上肢及双下肢皮肤感觉正常,肌力Ⅴ级,肌张力正常,霍夫曼征(-),击顶试验及臂丛牵拉试验(-)。术前颈椎MRI如图1~2所示。
  图1从T1及T2矢状位可见C5-6、C6-7椎间盘突出,压迫硬膜囊,以C5-6椎间盘突出严重,已经脱出凸入椎管,第5颈椎体与第6颈椎体成角畸形,颈椎生理曲度改变,存在颈椎不稳定因素;图2横轴位可见椎间盘向左侧突出,压迫硬膜囊及神经根,椎管变窄。
  于2009年8月24日在全麻下行颈前入路右侧切口C5-6、C6-7椎间盘切除减压并C5-7椎体固定融合术,术中C型臂定位,显微镜下切除C5-6、C6-7间隙椎间盘,并切除部分C6椎体,切除增生突出的间盘组织、骨赘及硬化的后纵韧带,C5-6、C6-7双侧椎间孔及C5-7椎管腹侧充分减压,确认止血后,在裁剪好的钛笼内放入颗粒状人工骨及自体骨后,将其安置于C5-7椎间隙,再将钛板置于C5和C7椎体上,4枚钛钉固定,C型臂下观察钛笼及钛板、钛钉位置满意。术后佩戴颈托下地行走,左侧颈肩部疼痛消失,左手指麻木症状减轻,四肢肌力肌张力正常,腱反射检查同术前,霍夫曼征(-)。刀口拆线甲级愈合,住院16d出院。术中及术后复查颈椎MRI如图3-6所示。
  图3术中图片显示固定之钛板;图4、5及6术后复查颈椎矢状位MRI及三维CT显示椎间盘及骨赘切除干净,椎管前方减压充分,恢复颈椎生理曲度,钛笼及钛板位置好。
  2 讨论
  随着我国经济和文化社会的飞速发展及人们的工作和日常生活压力的日益加大,脊柱退行性疾病的发病呈上升趋势,大于50岁的人群,颈椎病的发病率高于50%。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颈椎病都可以手术治疗[1]。
  手术适应证:对于脊髓型及神经根型颈椎病,经保守治疗3个月无效或病情反复的患者并且临床症状、体征与影像学表现相符可以考虑手术治疗,手术时机应在脊髓出现不可逆病变之前为宜;对于存在颈椎不稳定者的,应一期行固定融合术[2,4]。
  手术原则:彻底减压、恢复颈椎的生理曲度和椎间高度及维持颈椎的稳定性[3]。
  本例患者C5-6、C6-7 两个间隙椎间盘突出,脊髓前方骨赘形成,压迫脊髓及神经根,并且颈椎变直,生理曲度改变,如果单行突出之椎间盘切除及骨赘切除,术后短期内临床症状可能会有好转,但是长期将势必加速病变上下节段的退变,从而进一步加重颈椎的不稳定,本例为患者一期行椎间盘切除融合固定术,即解除了脊髓及神经根的压迫,又恢复了颈椎的生理曲度及稳定性,术后患者临床症状基本消失。所以,对于脊柱多节段的病变,神经外科医生不应只解除病变,而忽视了脊柱稳定性问题。
  [参考文献]
  [1] 贾连顺. 颈椎病研究的现状进展和展望[J]. 中国矫形外科杂志. 2002,8(8):733-734.
  [2] Emery SE,Fisher JR,Bohlman HH. There-level anterior cervical discectomy and fusion:radiographic and clinical results[J]. Spine,1997,22(22):2262-2265.
  [3] 袁文. 颈椎病的手术治疗及其存在的问题[J]. 中国脊柱脊髓杂志,2004, 14(3):133-135.
  [4] 郑友才,邓聪颖,黄晓龙. 291例颈前路减压术疗效评估及其并发症的预防[J]. 临床骨科杂志,2002,5(3):189-190.
  (收稿日期:2010-02-23)
本文为全文原貌 未安装PDF浏览器用户请先下载安装 原版全文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