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小石潭记

作者:未知

  难得有这般闲情逸致,一游柳宗元曾来过的小石潭。   朦朦胧胧的晨雾掩盖不了小石潭周围笼罩的远古气息,深吸一口气,沉淀了千年的孤寂瞬间荡漾在我心头。
  竹径幽路,仍留着柳宗元当年的痕迹。踏着他的脚印,寻着他的气息,不知怎的,那雾气、幻觉便一齐向我的周身袭来。那条诗意绵延的小径,似乎早没有了尽头。终于,步入了柳宗元的后尘,我开辟出道路,用激动而颤抖的手触摸着这见证历史的竹子,缓缓地、慢慢地拨开它们――这挺拔的竹子,深绿的颜色,浓浓的古蕴,一根根生存了千年,一根根寄托了悲怆。或许是不想受这忧伤的感染吧,我离开了竹林,离开了小路,在石潭边沿坐下来,一任怅惘的心绪随风飞扬。
  “咱水轩?”抬头望望石上匾,才猛然想起那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佩环,心乐之”的佳句。仔细聆听,清脆悦耳,我闻声而去,清妙神秘的画卷惊得我竟不知所措。一束阳光驱散了晨雾,日光下彻之后,水面上荡漾着好多好多的碎金子……那是什么?好大,好快活的生灵!我立刻登上“观鱼台”,刹那间,我的目光更亮了,鱼儿们时而“�m尔远逝”,时而猬集欢跃,它们想向我表白什么抑或在期待什么?穿越了千年的沧桑,它们难道真的具有了某种灵性吗?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口中念念有词的时候,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引我走进了“品茗亭”。说真的,“品茗亭”真正吸引我的,不是茶味,而是“水”韵,这里的茶是用小石潭里的清泉浓浓浸泡而成的。浓浓的,酽酽的,喝上一口,唇齿之间留有几分复古的余香。
  “望溪阁里,费思量,情难忘。”去过庐山瀑布,游过九寨神沟,也曾泛舟大江,此情此景之下,我捡拾起脑海里关于优美山川全部的思想碎片,竟抵不上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小石潭。望溪阁上“浸”秋风,或许是长时间“凄神寒骨,悄怆幽邃”的浸染吧,望着眼前的那一派景色,我深深地叹了口气,为我还是为柳宗元?――啊,我怎么就成了柳宗元!
  那溪水东折西绕,缠着我的目光,绕在我的心房,金波一道道散开,映在我脸庞,却为何照不亮心中的忧伤?
  脚步渐行渐远,小石潭也依稀模糊起来……水依旧,竹相似,唯有人去了!
  

常见问题解答